1個編織袋+1個塑膠袋=行囊 通山“狀元”吳得遠的上學路

    分享

    fghfykj
    豹勇士
    豹勇士

    文章總數 : 2654
    介紹人 : ppk12322678
    注冊日期 : 2012-11-01

    1個編織袋+1個塑膠袋=行囊 通山“狀元”吳得遠的上學路

    發表 由 fghfykj 于 2013-09-12, 12:07 pm

    1個編織袋+1個塑膠袋=行囊 通山“狀元”吳得遠的上學路


    昨日,吳得遠(左)和父親在武昌火車站等待校車塑膠袋。本報 孫明 攝

    18歲的吳得遠家住通山縣楠林橋鎮羅城村,今年高考成績638高分,是今年通山縣高考理科第一名,入讀大學數理經濟與數理金融試驗班。昨日一早,在父親吳早生的陪同下,吳得遠趕到大學報到。

    暑假工地打工體驗父母艱辛

    吳得遠家住的石背吳灣依山傍水,風景秀麗。吳得遠家裡走出3個大學生,為當地村民所稱贊。吳得遠的大姐已經大學畢業,在老家一所小學當老師。二姐在黃石一所大學,今年讀大三。父親吳早生對吳得遠寄予的希望最大,當他把大學錄取通知書拿出來時,父母高興得合不攏嘴。

    “孩子讀書才有出路。”吳早生打定主意,無論多苦多難,都要供孩子上學。

    家中的3畝水田只能勉強解決溫飽,吳早生一直靠在外打工,為孩子們賺取學費、生活費。“去過山東、到過北京,在的建築干過,最近10年才回到老家。”回到老家的吳早生依舊在建築工地做模板工。

    在大學報名的前10天,吳得遠跟隨父母到建築工地“體驗生活”,前後有一周時間。大部分時間住校的吳得遠終於體會到了父母的艱辛。兩個孩子讀大學,家庭的經濟壓力很大。吳早生看著兒子從學校拿回的助學貸款資料介紹,讓兒子辦理了生源地助學貸款。

    “自己累一點,只要能讓孩子讀好書。”46歲的吳早生頭發已經花白,他盼望著孩子們都大學畢業,學有所用。

    被贊“專業好”有些不好意思

    前晚,父母幫著吳得遠收拾行李。一床棉被、一塑膠異型押出個床單、一條當做褥子的棉絮,裝進了一個大號編織袋。吳得遠把自己的衣服、書籍整理進另一個小號的塑膠袋中。這就是所有的行李,非常簡單。

    昨日上午7時,吃罷早飯,母親送他們父子二人來到石背吳灣河邊的小橋旁,等待進縣城的班車。

    “這裡不是交通主干道,每天來往車輛只有幾班。”父親吳早生打算當天返回,選擇坐早班車進縣城。

    7時25分,父子倆趕到了通山縣中心客運站,買到兩張7時30分的車票,兩人急忙上車,趕往武昌。

    因為是早班車,車上的乘客並未坐滿。原本跟父親坐在一起,吳得遠看到旁邊靠窗有一個空座,跟父塑膠押出親打了一聲招呼,坐到了車窗旁。看著窗外,吳得遠一路無話。

    “從初中到高中,他一直住校讀書,平時很少跟我們聊天。”吳早生每天忙著賺錢養家也顧不上開導。

    上午10時,父子兩人到達宏基長途客運站。得知有校車接送,吳早生放棄了打車。

    一名迎新志願者得知吳得遠被該校pe管數理經濟與數理金融試驗班錄取,“那個專業很牛”,引路的學長對吳得遠投來佩服的目光。“當時報考,只覺得數學好,自己對這個專業的許多內容還需要仔細了解。”吳得遠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  打理被雨水浸濕的被褥很淡定

    冒雨等待近一個小時後,父子倆終於登上校車。因為行李少,吳得遠和爸爸上車很輕松。半個小時abs管後,大巴車直接來到了大學梅園小操場新生報到點。

    報到完成後,在志願者的指引下,父子兩人終於到了宿舍。宿舍是4人間,另外3位同學已經到達,鋪好了床鋪。在父親的幫助下,吳得遠把被褥取出,稍作整理。

    下午2時30分,父親簡單交待了吳得遠幾句,准備返家。送別父親,吳得遠在宿舍樓下的攤點上買了一個簡易衣箱、一個臉盆、一把鎖。回到宿舍,下鋪的同學跟父母已經在重新整理床鋪。

    “原來的床有問題,找宿舍管理員重新換了一個。”同學的媽媽介紹。

    “你那個被褥有些濕。”同學的爸爸告訴吳得遠。原來兩個行李包密封不好,被褥床單的一小塊被雨水浸濕,同學的爸爸換床板時發覺的。

    吳得遠把被褥攤開放在桌子和床板上,晾在風扇底下吹著,希望晚上睡覺之前能夠吹干。把簡易衣箱裝起來,吳得遠開始收拾行李,有幾件衣服也浸濕了,只能掛起來晾干。

    看著同學父母為同學鋪床、疊被、整理衣服、掛晾衣杆,吳得遠沒有太多的話,一臉的淡定。

    “現在最想的就是盡快熟悉自己所學的專業,在學校把學習搞好。”吳得遠的大學第一天,跟他以往校園生活一樣平淡。

    失眠,痔瘡,小三通,物流公司,大陸貨運

      現在的時間是 2017-12-16, 1:25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