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年祖師道場已經處於危急存亡之秋!

    分享

    fxddsifx
    菘藍武士
    菘藍武士

    文章總數 : 2395
    介紹人 : fghfykj
    注冊日期 : 2012-11-07

    千年祖師道場已經處於危急存亡之秋!

    發表 由 fxddsifx 于 2013-05-03, 12:28 pm

    千年祖師道場已經處於危急存亡之秋!


      為“佛門吸血鬼”編織“皇帝新衣”
      網路拜拜若要斂財,必先占寺。若要占寺,必得驅僧。若要驅僧,莫如拆遷。若要拆遷,莫如申遺——這就是“台中關帝廟佛門吸血鬼”的邪惡邏輯。為了確保這一強盜邏輯能夠暢行無阻,充當“馬前卒”的國家文物局必須要為“強拆”編織一件合理合法的外衣!
      針對興教寺塔申遺區整治問題,4月12日國家文物局新聞發言人作出回應,“僅對1990年以來新建的、對興教寺文化遺產真實性和完整性造成負面影響的齋堂、僧舍等建築進行整治”,建議地方政府“妥善解決好申遺中的環境整治問題”。
      文物局的回應始終緊抓“申遺”不放松、堅持“環境整治”的立場不動搖,然而對於國家基本的宗教政策、興教寺僧團的基本人權、社會民眾的大聲疾呼與國內外媒體的一片嘩然則置若罔聞、視若無睹。文物局稱需要解決“環境整治”問題,那麼請問,還需不需要解決“僧人生存”、“僧寺分離”的問題?聲稱齋堂、僧舍對“申遺”造成負面影響,卻為何絕口不提“拆遷”給興教寺帶來的毀滅性打擊?
      看來,商業利益高於生存權利、申遺美名重於文化信仰,是文物局的基本邏輯。甚至於,“申遺”成不成功都沒關系,只要趕走僧團就是勝利。只是不知道,國家文物局如此煞費苦心地為驅僧占廟披上“合法性”外衣、充當壓榨宗教的“尖刀排”,費盡周章究竟是為的誰?
      在任何一個國家,繁榮與生存、保護遺產與尊重文化本應是相互增上、相輔相成的關系。然而在中國、在興教寺“申遺”問題上,為什麼這兩對本不矛盾的價值取向竟然互成天敵、勢同水火?為什麼為了“申遺”就要“毀遺”?為什麼經濟要發展,就勢必要以剝奪僧團的生存為代價?
      國家文物局與佛教界同為傳統文化的護持者,相煎何太急!
      “文物式”掠奪寺產,文物局“管理”下的宗教場所
      雖然“整治環境”的說辭想要給“強拆”套上皇帝的新裝、攫取另類“遺產”的美名,但這一行為本身的“合法性”卻首先遭到了質疑。道堅法師說:“國家文物局無權管理支配佛教協會!”網友佛醫心說:“請文物部門把違反黨和國家的宗教政策而侵占的寺觀先還給宗教界,然後台中拜財神再說其他!”
      4月11日,國家宗教局已經明確表示,要求“陝西省宗教局實地調查了解情況,協調當地有關部門聽取包括佛教界在內的各方意見,依照相關法規和政策規定妥善處理”。中佛協聲明,對未征得興教寺僧團同意的拆遷行為“深感震驚和憂慮、表示強烈反對”,“強烈要求有關方面重視佛教界的合理訴求,尊重信教群眾的信仰感情,切實保護佛教界的合法權益,在處理拆除興教寺建築的問題上,與興教寺僧團充分協商,認真聽取佛教界意見,使問題得到妥善解決,防止事態擴大,影響社會和諧穩定”。
      西安興教寺是國務院批准公布的漢族地區全國重點寺院,其宗教活動場所的屬性除國務院同意外,不得變更。然而文物部門4月12日所做的回應,卻在公然越權插手宗教事務,其實質是企圖借“申遺”、“整治”之機,遷出僧團、實現塔寺所有權的轉移,並借此變更寺院作為宗教活動場所的功能屬性。如此一來,“改作它用”就變得順理成章。
      興教寺塔是葬玄奘大師靈骨“聖物”的所在,所謂“世界遺產”,價值正在於此。宗教“聖物”產自於信仰積澱,但因為此物能被關注,也便被無信仰的“外人”們盯上了。無信仰的人如何能對“聖物”說了算呢?將“聖物”概念偷換為“文物”,文物全歸文物局說了算,也就可以從寺院手中輕松盜來了!也可以文物的名義被文物局據為己有。一個以“文物”奪“聖物”的狂暴時代突然降臨!
      趙樸老1989年就曾指出,“一個場所被列為文物保護單位,這是一回事;被列為文物保護單位的那個場所歸誰管,派什麼用場,這又是一回事。文物保護單位與文物部門管理的單位,是兩個概念,兩者不容混淆,更不能等同……再說寺觀作為宗教活動場所原本在先,被列為文物保護單位在後,寺觀的屬性、職能和歸屬並不因其被列為文物保護單位而改變”。
      興教寺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這本是保護文物、守護佛教文化、對傳統文明繼絕存亡的一件好事,但這樣的好事在商業利益的進逼之下竟成了遺患無窮的災禍。如果不加阻止,興教寺僧團眼看就要在“文物申遺”的美名之下被從寺院當中剝離開來,無家可歸、有廟難回;而興教寺也面臨著由宗教活動場所逐步淪為單一的文物保護單位、由文物部門掌握其生殺大權的巨大陷阱中。
      寺院功能變更的最終結果,就好比拿古籍善本引火燒柴、讓知識分子上山下鄉,把他們最寶貴的價值全部抹殺、而去充當某些利欲熏心者的墊腳石。少了寺院主人——僧團的護持,這些所謂“文化遺產台中財神廟”已經喪失了最重要的生命活力,這樁販賣“遺產”、謀殺信仰的生意,擺脫了僧團的牽制,也必將賺得盆滿缽滿、做得風生水起!
      難道宗教與文化,竟是可以如此來“整治”的嗎?把神聖與美好毀滅給人看,實乃佛門之悲劇!國家之悲劇!民族之悲劇!
      興教寺僧團務必保重
      當GDP增長演化成為打佛門主意的歪風,而違法發展宗教文化產業和旅游經濟給佛教帶來了巨大傷害,也正使興教寺僧團無法繼續生存。當商業利益張開血盆大口、對佛教進行謀奪之時,佛教界的挺身抗爭無疑打破了當地政府和商家“驅僧人、奪寺院”的美夢。佛教界及興教寺的護法行為,極有可能招致利益相關方的報復,災禍隨時有可能降臨到僧團的頭上。
      4月10日前後,興教寺通過網絡刊出《維護興教寺僧團的生存權和僧團與玄奘塔一體性的請示》一文,懇請當地政府維護僧、塔、寺的一體性。然而這一請示在網上懸掛不久即被迅速刪除,興教寺方面旋即因故表示,“這封陳情信乃是信眾所寫、並不代表興教寺立場”。首先提出了請示,之後卻又閃爍其辭、不敢承認。我們有理由擔心,興教寺僧眾的名譽和人身安全正在遭到威脅!
      4月11日,興教寺提出“退遺”申請,指出申遺要求拆除的建築“是對興教寺的寺、塔一體性和歷史真實性的破壞”、將會“從根本上動搖興教寺的歷史地位”、將僧寺分離則顛覆了千年以來的佛教傳統,“失去佛教的像征和靈魂”。基於上述理由,希望能與政府協商,退出申遺行列。興教寺的“退遺”申請,無論能否獲准,無疑都表明了寺院僧眾捍衛僧、塔、寺三位一體的堅定立場。而這一點,卻正是當地個別領導和商家最為忌憚、也絕不能容忍的!因為,這意味著這批僧人“趕不走”!
      根據目前最新消息,4月15日,興教寺住持寬池法師微博上的所有關於“拆遷事件”的動態與觀點,已被全部刪補財庫方法除。我們的擔心是有理由的。補財庫此時此刻,不知道興教寺僧團正在遭遇什麼,是否安然無恙?



      現在的時間是 2017-10-23, 6:54 am